烟·酒·糖

锡泰

vv祝大家粽子节快乐!有点晚了哈哈(要好好吃粽子哦~

【霜花cp/hopev】One Day


金泰亨睁开了眼,他明明醒了,可是又觉得自己没醒。刚才还在睡梦里的时候,就感觉到一只手沉沉地压在自己身上,后背传来稳定的温热的体温。淡淡的呼吸均匀地洒在自己耳边,有点痒,细闻的话好像有一股酒精的味道。
什么鬼啊。该抱着别人睡觉的也是我啊。
被闷的有些透不过气,干脆翻过身来,勉强将眼皮支开一条缝,一张脸就这么匪夷所思地呈现在自己面前。
号锡哥?
这下困意全无,他是彻底被吓醒了。
眼睛滴溜溜地转一圈,发现这个地方完全陌生。那人好像还没醒,除去他不安分的手仍然搂着自己,他只是安安静静地躺着而已,五官安安静静地躺着,乱糟糟的卷发也安安静静地躺着。现在自己的周围仿佛冒出了几个粉色的小云朵,竟然睡得这么毫无防备,不搞点什么恶作剧不划算啊。
小剧场就这么快速地在脑袋里飞了一下,接着就发现了很严重的问题,刚刚就觉得底下凉飕飕的,伸手一摸才发现自己连条内裤都没穿。不摸都不知道,自己大腿那里湿黏黏的,一直延伸到那个地方。
啊啊啊啊啊。
想死!
却又莫名有些开心。

郑号锡是被疼醒的,想也不用想就知道是金泰亨那丑崽子在捏自己的脸,是因为昨天做的太过了吗,想报复吗。
“干嘛?”
“你你!过分啊!”金泰亨脸颊绯红。
“什么过分?”
郑号锡见他还不松手就伸舌头迎上去,舔湿了金泰亨的手掌心。
“啊。”
忽视那人害羞的情绪,没有道理地靠近并吻上了金泰家的嘴角又迅速分开,像做了无数次那样自然无比。
“起床了。”这样说着,将地上那件衣服捞起来甩到了床上。

要是这个不是梦,那么可以说是自己是穿越了吗。来到另一个没有防弹却有郑号锡的世界。而且和他还是恋人的关系。
光着脚路过床边还没来得及整理的凌乱纠缠的衣服,跳着走进洗手间。镜子前的自己脖子上,身体上的痕迹告示着他们的关系真的好亲密。金泰亨触摸着自己红肿的嘴唇和同样红肿的乳头,脸都烧得可以冒烟了。
印着梵高星空的两只洗漱杯里装着的牙刷低着头窃窃私语般靠在一起。金泰亨刷着刷着牙发现自己眼睛有些湿润,过了一会还难以节制地含着泡沫呜呜地哭了起来。
因为不想被郑号锡发现,又瘪着嘴把眼泪吞了回去。

整理好自己,金泰亨才走出来,看见郑号锡正在穿外套,俨然一副要出门的样子。刚刚才发现,自己手腕上的小猪佩奇纹身原来郑号锡的手上也有一只。
好蠢啊哈哈哈。
“你现在还疼不,早上可以去上课吗?”
郑号锡的嘴唇滴下来印在金泰亨肩窝里一个原有的玫瑰形状的吻痕上。因为靠得很近,就像被郑号锡身上香气包围了一样,金泰亨也伸出手抱着他,像小狗般用脸蹭蹭他的头发。
“上课不想啊...我想和你在一起。”
“你确定要和我去实验室?”郑号锡明显很吃惊,“你以前可是要粘着朴智旻玩也不会去我那的。”
“我今天只想和你在一起!”金泰亨瘪着嘴发射可爱光波。
“行吧,不走就要迟到了。”
“打滴滴啊。”
“哈,你请我吗?”
出门的时候发现玄关并没有他超喜欢的Gucci社会鞋,只躺着一双明显擦洗过很多遍的一款普通的限量阿迪。

骑着小黄车奔驰在马路上是什么感觉?好爽啊!风呼啦啦地扑打在自己脸蛋上,把前面郑号锡的风衣吹的飞起来。
想高歌一首“想自由”,现在的自己或许穿着西瓜配色的衣服估计也不会有人注意到。也不用刻意避开热闹的街道,也不用时刻警惕有粉丝要冲过来。两边划过熙熙攘攘的人群,耳边是风的声音。
平凡却很幸福。

来到郑号锡的学校才发现对方是搞化学研究的,很神奇,那人穿着白大褂,戴着黑框眼镜,修长的手指夹着试管在做实验。难以想象平时连加减乘除都不利索的只浸泡在音乐和舞蹈里的数学白痴郑号锡竟然有这种人生。
“诶别动。”
见金泰亨傻乎乎地盯着他又不安分地摆弄桌上的试剂,他有点头疼,最终让他先去自己的工作室呆着去。
来到工作室才发现是一如既往的整洁,就像他的音乐工作室一样,小柜子上仍然不缺的是酷酷的kaws玩偶。桌上的资料大部分都是看不懂的公式,还有一些考研的资料。啊,以后可不能轻视这个家伙了。
但自恃眼睛不是白长大的金泰亨还是有新的发现,他在抽屉底下的垃圾桶发现了两三根香烟。郑号锡偶尔也是吸烟的,他其实也没有特别意外,在和之前的号锡哥接触的时候,偶尔会闻到淡淡的香烟味,当时就想着是不是他们几个rapper都凑在一起抽烟却瞒着弟弟们。
过分啊过分啊,金泰亨掏出手机照下了光天化日下的罪证,准备好好教训他一番。
但掏出的手机明明就有更好玩的东西啊。迫不及待地划开已经被摔得粉碎的手机屏幕,点开相册这个充满秘密的地方,里面果然充满了虐死人的合照,一些零零碎碎的看不懂的数字,还有许多他偷拍的郑号锡。
仰躺着睡觉的,聚精会神看书的,上蹿下跳模糊到看不清表情的,还有还有,哈哈,滑溜溜的腹肌啊。
要是可以把他们都保存下来就好了。

本来聚精会神看照片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
“喂...”
“金泰亨,你去哪里浪了啊不带我!”
“啊,智旻尼。”
“不要告诉我是郑号锡......哇真的是,你个见色忘友的家伙。”
“抱歉啦,我也想见你的!”
“哼,你别总是道歉啦,话说你这样旷课,方教授怕是要把你撵死,今天也仍旧点到你了。”
“啊,那我岂不是药丸。”
“你可要好自为之啊,南俊哥毕业之后可就没人罩你了。哇,你还偷笑,搞得我好像还比你紧张......”
“我不是还有你嘛。”
“别...别肉麻死我啦...”
“智旻尼,阿里嘎多。”

拿着香烟的照片递到郑号锡面前,确实捕捉到对方有些心虚的表情。
“你还有什么可狡辩的!噢,还有,据我的猜测,和你是共犯的是不是还有金南俊和闵玧其。”
“要叫哥......”
“要不这样,你下次吸烟的时候,也带上我?我也......”
“你想都别想。”被拒绝的斩钉截铁。“我尽量戒掉,戒不掉你就亲亲我好不好?”
“要戒不掉才要吗?戒掉了就不要了吗?”
“...我现在就想要。”

和郑号锡在一起的时候感觉整个自己都是他的,穿着他的衣服,戴着他送的手表,鼻尖萦绕着有关于他的气味,连喝口水仿佛都能尝到他曾经喝过的咖啡的苦味。
但其实是甜的。

晚上去听万妮达的演唱会,她在上面对粉丝喊:“你们今天是和谁一起来呀?有没有那个他呀?举起手给我看看?”感受到十指相扣的力度毋庸置疑地禁锢着他的手掌勇敢地往上举,他看到郑号锡的侧脸映射着浪漫的颜色,手还俏皮的摇了摇,戒指压着金泰亨的指腹的力度让他都感觉有点痛。
大家都嗨得不得了,唯独金泰亨哭成了狗,他紧紧抱着郑号锡把下巴搁在他的肩上。
“号锡,我想为你唱歌。”
“啊,你会唱歌吗?都没听你唱过。”
“我想唱一万遍我爱你。”

“泰亨你今天好奇怪。”
郑号锡用拇指擦拭着对方的眼泪,发现越擦眼泪却越来越多。
“991448” 郑号锡凝视着他的眼睛,“你要记住。”
“什么啊...”
“这是属于我们的秘密。”

回去的时候搭了好久没搭过的公交巴士,两人的手还是恋恋不舍地相扣着,而另一只手握着没喝完的益禾堂。
金泰亨靠在郑号锡的肩上,耳机里的音乐伴着窗外逐渐下大的雨点落到心上。
“如果说你是遥远的星河
耀眼得让人想哭
我是追逐着你的眼眸
总在孤单时候眺望夜空
我可以跟在你身后
像影子追着光梦游
我可以等在这路口
不管你会不会经过
每当我为你抬起头
连眼泪都觉得自由
有的爱像阳光倾落
边拥有边失去着...”

郑号锡睁开眼的时候发现金泰亨躺在自己怀里直愣愣地盯着自己,不难发现他的眼神里包含了多少诡异的情绪。
他还没从昨天和大伙庆祝喝醉之后断片中完全清醒过来,两个人就这么面面相觑干愣着。
最后金泰家悲伤地看着他的眼睛说,“早上好。”就慢慢吞吞地从他的床上爬下去,离开了他的房间。

有些事情被一个密码永久地锁进了心脏里,如果悄悄偷看,会知道一些让人惊呼的秘密。
但金泰亨不知道。
他不知道的多了去了,例如
郑号锡刚刚望着他纤长的颤抖的睫毛,差点就想吻他。

-END

【霜花cp】若眼睛能封印一个世界

#很久以前的脑洞来着
(坑了但还是发上来吧QAQ


从下车的车站再到家这段距离要步行1333米。郑号锡数过这期间踏过的平均步数再估摸着自己步伐的宽度大概心算出来。
像每一个平凡的傍晚,从拥挤又弥漫着隐约的汗味的人群堆里挤出来,清脆稚嫩的打闹声随着与车厢内的闷热截然不同的干爽空气扫过郑号锡的侧脸。再走一会儿,他嗅到从学校附近炸豆腐的小摊那传来的夹杂着少许油烟味的酥香。不用看光听油被高温折腾出的吱吱声就能想象白嫩的豆腐变得金黄又酥脆诱人的场景。
像是把路线早已暗熟于心不用任何犹豫地在路过一排榕树后向左拐入一条小巷后,小体积的块状物体相互碰撞。
正在打麻将的赵婶两手忙活着不忘扯着粗犷的嗓音和他打招呼,“号锡啊,回来啦!”
“是啊,急着回家做饭。”郑号锡朝声音的方向笑笑回应。
进入小巷深处飘来清新扑鼻的洗衣粉味,与傍晚各家炒菜的香味混合是郑号锡最喜欢的味道。
在一盏温柔的路灯下停住,窸窸窣窣从口袋里摸出钥匙,进门后按下玄关处的开关,把钥匙挂好再瘫坐在沙发上。周围安静得有些清冷。
忽然眼前横亘了一双手,手心带着些汗的潮气轻微擦过郑号锡的睫毛。后脑勺传来熟悉的低沉沙哑的声音。
“嘘,不要动。”
“打劫!”
郑号锡忍俊不禁,但还是笑着露出一口白牙。将毫无威胁力的双手扒下拢在手里,把人圈坐在自己大腿上,调戏地说,“你是想劫财还是劫色啊?”
“都要!”
“都不给,除非你去做饭。”
“哼!郑号锡是小气鬼!”
感受到自己的肩上多了一份重量,耳边是柔软的头发擦过的瘙痒,背后环绕的手散发着温暖。
郑号锡睁开黑洞洞的眼睛凝视着金泰亨背后的空气,不由分说地把他搂地更紧。
看不见也没有关系。
我有你就够了。